janet

【佐鸣】漩涡鸣人

接上篇699怨念产物
发过一遍但是...好像被屏蔽了
因为有连肉沫都算不上的...渣渣,心好累啊
所以我就把那段删掉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微博链接...能打开吗
前篇点进我头像就能看到了!
http://m.weibo.cn/5361422971/4030601852198297?sourceType=sms&from=106A295010&wm=5311_4002






鸣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咕——”本不想吵醒坐在床边闭目养神的佐助,但是他的肚子出卖了他。
“哈哈,佐助..我肚子饿了...”鸣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被自己吵醒的佐助,“我想吃一乐拉面!啊啊好久没吃了,果然还是一乐拉面最令人怀念了!”
“你这个...白痴吊车尾的。”佐助十分无奈的看着鸣人,“你现在还没痊愈,只能吃些流食,我去找卡卡西让他拿点吃的来。”说完便起身朝门口走去。
 
刚踏出一步,手就被拉住,佐助诧异的回过头。还没等佐助反应过来,就听“彭——”地一声,鸣人的影分身就出现在病房里。
保持着结印的手势,鸣人拉了拉佐助“让我的影分身去就好了,佐助你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吧。”
瞥了眼远去的影分身,佐助挑了挑眉:“你这招倒是学的挺快啊,吊车尾的。”
“因为一个手不方便嘛!还有啊!不要喊我吊车尾的,我可是封印了辉月姬的人啊!”
“明明是我们一起封印的。”佐助淡淡道。
“你!你!”被噎到无法反驳,鸣人扭过头愤愤地撅起嘴“混蛋佐助!”
 
看着鸣人吃瘪的样子,一整天都紧绷着的佐助微微放松下来,捏了捏一直握着的鸣人的手。【二少你就是不想放开我都懂】
“怎么了?”鸣人疑惑地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佐助。
“鸣人,为什么今天..要过来?”佐助抬起头,复杂地看着鸣人“在我认输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就像我在终结之谷说的,死在那里是对我最好的结局,但是因为你的话,我想活下来看看你口中的世界。如果我被抓入监狱,就当做是我的赎罪吧。我.....”
“你在说什么啊!佐助!你要赎什么罪?”鸣人突然打断佐助的话大声反驳。“如果你是要为你之前杀死的那些人赎罪,替他们的家人赎罪,那谁替你!谁替你的家人!你的族人赎罪!!”
仿佛没料到鸣人有这么大的反应,佐助有些怔楞。
“佐助,这些话我以前就说过好多遍了。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也能理解你的行为。如果我变成你,遭遇同样的事,说不定我会更加绝望,更加仇恨。我小时候,你也知道因为九尾的关系被村民们那样对待,说实话怎么会不恨。但是好在我遇到了伊鲁卡老师。他在我快要沉入深渊的时候拉了我一把。但是,你的生命里没有一个像伊鲁卡老师那样的人啊。所以我才要把你从那个深渊里拉出来,因为大概没有人比我更懂那有多痛苦了”
“所以,佐助,不要再说什么赎罪的傻话了。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把你带入监狱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黑暗里拽出来,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再看他们把你送进去!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叫漩涡鸣人了!!”
看着鸣人发出坚定光芒的蓝眸,佐助顿了顿还是开了口:“那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
没料到佐助话题跳的这么快,鸣人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是随即困惑的说:“佐助,你怎么了?我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你是我重要的...”
“有多重要?”
“哎?”
“和你在木叶的那些同伴一样重要?那如果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叛逃了,你也会像追逐我一样去追逐他们吗?”
“我......”
鸣人发现自己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是鹿丸他们,自己会追逐他们三年吗?鸣人的心里有了答案。佐助和他们是不一样的,然而哪里不一样,鸣人却无法抓住关键。“佐助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不知道...佐助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奇怪!我说过吧!就是看到你痛苦我也会觉得很痛啊!”

“那鸣人”佐助突然俯下身“如果我这样做,你会觉得讨厌吗?”
感受到唇上温热的触感,鸣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的双眼,整个都僵住了。
一触即离的吻,佐助亲了亲鸣人的鼻尖,柔声问道:“会觉得讨厌吗?”
看着近在咫尺的棱角分明的脸,鸣人脸涨得通红,开始挣扎起来“佐助,你干什么啊,放开我!”
不给鸣人反抗的机会,佐助紧紧的将鸣人压在身下,掰过鸣人闪躲的脸“回答我,鸣人,你在逃避什么?”
似乎是对佐助强硬的态度表示不满,鸣人狠狠瞪着佐助,支吾了半天。

两人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僵持了良久。终于,鸣人移开了视线,别扭地说道:“你这样问很犯规哎,佐助。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讨厌你。”越说越小声,鸣人的脸已经变得和番茄一样红了。“而且,我们都是男的吧,做这种事....唔”
和刚刚浅浅的吻不同,佐助这次狠狠堵住鸣人一直絮絮叨叨地嘴。

其实,在佐助第一次轻吻他的时候,鸣人就感到自己和佐助之间一直存在着的迷雾般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并不是不讨厌,而是很喜欢才对。很喜欢和佐助肌肤相亲的感觉。原来,自己对佐助,是喜欢。

在被吻的休克前,佐助放开了鸣人。
“我只想对你这么做,鸣人。”佐助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若有若无的气息缠绕在耳尖。鸣人被刺激地微微颤抖着。

看着鸣人带着水汽迷茫的蓝瞳,佐助忍不住又亲了亲,“你懂我的意思吗?鸣人。”

然而,正当鸣人准备回答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你们的晚饭买来了!”影分身鸣人举着手中的拉面,骄傲的说道。

宇智波佐助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烦躁的时刻!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