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t

【佐鸣】最懂你的人是我

1.原著向,背景设定在四战结束一年后。佐助出去旅游。
2.第一次写文,写不好别打我···看不下去别勉强
3.作为一个肉食主义者,这是一篇清水文...
4.应该是没什么雷点
5.这里的佐助是从中二时期转到成熟时期的性格,别扭+温柔,对鸣人肯定稍稍坦率些,因为已经知道对鸣人是什么感情啦~要是觉得ooc也不要勉强!
 
 
 
 
      “呼——好累啊!”鸣人边打开家门边叹息道。刚完成了一个长期的S级任务,他的脸上写满了疲倦。“我回来了!”毫无意外的没有人回应,只是习惯性的说一声而已。突然想起来小樱好像在任务前跟自己嘱咐了什么,但是由于睡眠不足,现在脑子都昏昏沉沉的,“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吧。”鸣人一头栽到床上,连衣服都没换就陷入了沉睡。
  【这是....哪里...】鸣人茫然的环顾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那是什么?】远处,突然亮起一点微弱的蓝光,但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鸣人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个光前进,慢慢的,光变成了一团蓝色的疑似火焰的东西,【这种安心的感觉..这是...】
  “咚咚——咚咚——”敲门声将鸣人从梦境中拽出,睁开了迷蒙的双眼。“鸣人!!你回来了吗?在不在家?”小樱响亮声音透过门板传过来,鸣人立马清醒了。隐约记得任务前小樱和自己说了什么...但是现在还是记不起来..怎么办..肯定要被揍得很惨。
“来了!来了!”就算再怎么害怕还是得去开门,要是不开门自家的房子就保不住了吧...打开门的一瞬间,鸣人以为小樱会毫不犹豫的揍上来,然而却看到小樱笑嘻嘻的。
“鸣人,你回来的真是时候,快点收拾收拾,大家都在烤肉店等你呢!”
“哎?等我?”小樱一看鸣人那一脸愣住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说的话他完全忘记了!拳头已经捏的咯咯直响,但是今天是特殊的日子,要冷静!
“哎呀,问那么多干啥,去了就知道了,赶紧的!”说完,也不等鸣人反应就拉着鸣人走了。
  等进了烤肉店的包间,看到桌上摆着一个大蛋糕,鸣人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看着同期的伙伴们还有卡卡西老师,大和队长,伊鲁卡老师,甚至连纲手奶奶也来了。
“大家..”鸣人愣了一会,随即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蓝色的眼眸在黄色灯光的晕染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谢谢你们!”
“鸣人,上次你的生日是在战场上度过的,所以这一次,我们都要帮你好好补回来!”纲手走过来,拍了拍鸣人的肩膀说道。
不知不觉,四战结束已经过了一年了。鸣人环视在座的人群却没有找到那个自己最希望出现的身影。刚刚那个查克拉是错觉吗..不可抑制地,鸣人的眼睛透出一丝失望,但是随即又调整过来向大家走去。
  聚餐进行到中途,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了醉意,但是作为寿星的鸣人却是看起来最清醒的一个。
“我说鸣人啊!今天的聚会可是为你庆生,怎么你喝的最少啊!”牙端起酒杯,“我不管,反正这一杯,你得跟我干了!”看着牙一副自己不喝绝不放过自己的架势,鸣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不是我不喝啊!我这不是还没成年呢嘛!”
“哈?你都18岁了!差不了这几天好不好!”
“可是..妈妈叮嘱过...”鸣人小声嘟囔着。
“啊?你说什么?”“没啥啦,赶紧吃你的肉!”
猛地喝下一杯酒,感觉喉咙火辣辣地,这时,一杯水递到自己的面前,鸣人抬头一看,是鹿丸。“润润喉咙。”说完便坐在鸣人身边。
“果然是鹿丸最贴心了!”鸣人勾着鹿丸的肩嬉笑道。
“虽然很麻烦,但是今天毕竟是特殊日子,得特殊对待啊。”鹿丸看着鸣人,有点欲言又止“鸣人,我觉得....你今天是不是不怎么开心啊?”鸣人拿着水杯的手顿了一下“怎么会啊,鹿丸,你们一起帮我庆生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这是第一次大家聚的这么全,而且你们每一个人都送给我礼物。”鸣人看了一眼堆在墙边的礼物盒“我都很不好意思,怎么会不开心,你想太多了!”说着,又喝了一口水。
鹿丸看着鸣人的脸,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气:这家伙什么都写在脸上,骗骗那些神经大条的人还好,但是绝对无法瞒过自己的。其实他都明白,这一天不仅是鸣人出生的日子,也是他爸妈离开的日子,任谁都不能完全没心没肺的笑闹吧。“如果有什么...”鹿丸话还没说完,就被牙拉过去拼酒。再回头时,鸣人已经和小樱他们闹开了。
聚餐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和大家道别后,鸣人捧着一大堆礼物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因为不想回到那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
在路过一家超市时,一个孩子拿着冰棒从店里走出来,身后紧跟着一个成年人“都十月份了,还要吃冰棒,小心闹肚子!”“哎呀老师,不会的啦,我只是想吃了嘛!”
鸣人看着那个冰棒停住了脚步,脸上闪过怀念的神情,随后眸中的光又黯淡下去。掏出衣袋中的收纳卷轴,将礼物收起来后,鸣人抬脚向超市走去。
夜晚,放置慰灵碑的地方人烟稀少,透着一股诡异的静谧。此刻,却能听到冰棒融化在草地上闷闷的滴答声。
“好色仙人,爸爸妈妈,我来看你们了。今天我真的好开心,大家..我的同伴们还有老师们都给我庆生,他们买了好大的蛋糕,而且每个人都送给我礼物,我到现在还没拆开看呢”鸣人笑着挠了挠脸颊。
“这是我...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那么多人给我庆生,村民们好像也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回来的路上都祝我生日快乐!我真的...好开心”鸣人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因为太开心了,就喝了点酒,但是妈妈,我有谨记你说的话没有多喝啊,所以你放心好了!”
说到这里,鸣人拿着冰棒的手些微颤抖起来,清亮的蓝眼慢慢的泛起水光,鸣人抬手粗鲁的抹去却越抹越多。
“明明...应该是最开心的日子...为什么...而且...唔...我突然感受不到佐助的查克拉了,明明不管他在多远的地方,我都能感受到的,但是现在却什么也没了...那个混蛋!离开都快一年了都不回来一次!就算不回来也至少给点消息吧混蛋佐助!”
手上的冰棒已经完全化成水了,鸣人絮絮叨叨地说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白痴,你说话还是这么没有中心。”清冷的淡淡的熟悉的声音从鸣人身后不远处传来。
鸣人猛地回过头,就看到快一年不见的佐助站在自己身后。佐助整个裹在黑色的披风里,左侧的刘海变得长了些,轮回眼忽隐忽现。
他微皱着眉,望着鸣人那仿佛被水洗过的晶莹剔透的眼睛,缓慢抬起了手附上鸣人的脸,用食指轻柔的带去欲落的泪珠,叹了口气“白痴,都18岁了,怎么还哭。”
鸣人过了好几秒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立马窘迫的回过头去抬手擦掉眼泪,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没有警惕性,而且那么温柔的佐助...真的好帅...啊!呸呸呸,那个混蛋佐助怎么会有本大爷帅!都怪佐助做些奇怪的事!
佐助看着鸣人一会懊悔一会脸红一会恼怒的神态,十分不解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白痴看的这么重要,还特意大老远赶来给他庆生。不过看到鸣人一直翘着的嘴角,佐助轻笑一声心想:算了,谁让你是唯一呢。
突然听到笑声,鸣人惊讶地回头,瞪着通红的眼睛望着佐助,不可避免的又脸红了,“佐助..你..你笑什么啊!”鸣人的舌头就像突然转了个弯一样。
好险,差点就说你笑起来好帅了...鸣人摸了摸自己胸口,今天佐助真的好奇怪,自己也变得好奇怪!啊真是的!
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鸣人猛地抬头“佐助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查克拉了?!”“这种东西可以隐藏的吧,你不是感觉到我在靠近你了吗?”佐助淡淡的说。
“哎?啊!混蛋佐助!你偷听我说话!!!”鸣人的脸立马涨得通红,他全都听到了!!而佐助则微微挑眉道“变聪明了嘛,吊车尾的。”“都说了!不准喊我吊车尾了!”看着炸毛的鸣人,佐助又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
“喂你又笑什....”
“生日快乐,鸣人”
佐助独有的声线轻轻说出这句话,鸣人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惊喜已经让他本就不灵光的大脑彻底死机了。看着佐助在夜色下更加漆黑的眼睛,从中传递出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够明白的信息,好不容易压下的泪水又开始泛滥出来。“可恶!”不想让佐助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鸣人立马低下了头。
这时,佐助伸手穿过鸣人的肩膀绕到鸣人的后颈,待手放下时,鸣人脖子上多出了一条黑橙相间的细绳,中间挂着一个勾玉形状的白色吊饰,勾玉上似乎还有黑色的符号。鸣人捧起勾玉,看了好一会抬头询问佐助“这是什么?”
佐助有点不自在的看向一边,开口:“那个白色的是用你的牙齿做成的,黑色的符文是一个时空间忍术的术式,因为做这个需要点时间,所以...没赶得上。”                  
“我的牙齿?啊!你是说一年前终结之谷的时候!可是,怎么会还在?”鸣人一脸莫名的看着佐助。“是我之后去找的...白痴!问那么多干嘛!”鸣人看着佐助越来越红的耳朵,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赢了的感觉,所以根本没在意佐助又喊他白痴。
“那这个时空间忍术是干嘛的啊?”鸣人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听到鸣人问这个,佐助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认真,把鸣人弄得有点蒙“这个就类似于你爸爸的飞雷神之术,有了这个纹路我就可以立刻到你身边了。当然在你学会之后,也可以反过来使用。”
没给鸣人反应的机会,佐助轻轻的将鸣人抱进怀里,“所以,当你孤独的时候,想见我了,就来找我。”
佐助低沉的声音响在鸣人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起鸣人的发梢。紧贴的胸膛能够感受到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感受到佐助身上传递来的温度,嗅到佐助身上独有的清冷气息,鸣人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真的,好温暖...
伸出手环抱住佐助,鸣人将脸埋进佐助的肩窝,轻声说道:“谢谢你,佐助。”
一滴滚烫的泪,从佐助的衣领划入,感觉都要将自己的心烫伤了。佐助微微皱起了眉,眼中泛出心疼,理解似乎还有一丝压抑。像是不想暴露更多的情绪,佐助闭上了眼,紧了紧环抱的手臂,微微侧头,几不可察的吻了吻鸣人的鬓角。
鸣人,你什么时候才能.....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