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t

【佐鸣】漩涡鸣人

原著向

最后一更

这个小短篇终于完结了!


因为有肉我就直接放连接了!!!

上车啦!

【佐鸣】漩涡鸣人

接上篇699怨念产物
发过一遍但是...好像被屏蔽了
因为有连肉沫都算不上的...渣渣,心好累啊
所以我就把那段删掉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微博链接...能打开吗
前篇点进我头像就能看到了!
http://m.weibo.cn/5361422971/4030601852198297?sourceType=sms&from=106A295010&wm=5311_4002






鸣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咕——”本不想吵醒坐在床边闭目养神的佐助,但是他的肚子出卖了他。
“哈哈,佐助..我肚子饿了...”鸣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被自己吵醒的佐助,“我想吃一乐拉面!啊啊好久没吃了,果然还是一乐拉面最令人怀念了!”
“你这个...白痴吊车尾的。”佐助十分无奈的看着鸣人,“你现在还没痊愈,只能吃些流食,我去找卡卡西让他拿点吃的来。”说完便起身朝门口走去。
 
刚踏出一步,手就被拉住,佐助诧异的回过头。还没等佐助反应过来,就听“彭——”地一声,鸣人的影分身就出现在病房里。
保持着结印的手势,鸣人拉了拉佐助“让我的影分身去就好了,佐助你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吧。”
瞥了眼远去的影分身,佐助挑了挑眉:“你这招倒是学的挺快啊,吊车尾的。”
“因为一个手不方便嘛!还有啊!不要喊我吊车尾的,我可是封印了辉月姬的人啊!”
“明明是我们一起封印的。”佐助淡淡道。
“你!你!”被噎到无法反驳,鸣人扭过头愤愤地撅起嘴“混蛋佐助!”
 
看着鸣人吃瘪的样子,一整天都紧绷着的佐助微微放松下来,捏了捏一直握着的鸣人的手。【二少你就是不想放开我都懂】
“怎么了?”鸣人疑惑地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佐助。
“鸣人,为什么今天..要过来?”佐助抬起头,复杂地看着鸣人“在我认输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就像我在终结之谷说的,死在那里是对我最好的结局,但是因为你的话,我想活下来看看你口中的世界。如果我被抓入监狱,就当做是我的赎罪吧。我.....”
“你在说什么啊!佐助!你要赎什么罪?”鸣人突然打断佐助的话大声反驳。“如果你是要为你之前杀死的那些人赎罪,替他们的家人赎罪,那谁替你!谁替你的家人!你的族人赎罪!!”
仿佛没料到鸣人有这么大的反应,佐助有些怔楞。
“佐助,这些话我以前就说过好多遍了。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也能理解你的行为。如果我变成你,遭遇同样的事,说不定我会更加绝望,更加仇恨。我小时候,你也知道因为九尾的关系被村民们那样对待,说实话怎么会不恨。但是好在我遇到了伊鲁卡老师。他在我快要沉入深渊的时候拉了我一把。但是,你的生命里没有一个像伊鲁卡老师那样的人啊。所以我才要把你从那个深渊里拉出来,因为大概没有人比我更懂那有多痛苦了”
“所以,佐助,不要再说什么赎罪的傻话了。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把你带入监狱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黑暗里拽出来,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再看他们把你送进去!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叫漩涡鸣人了!!”
看着鸣人发出坚定光芒的蓝眸,佐助顿了顿还是开了口:“那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
没料到佐助话题跳的这么快,鸣人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是随即困惑的说:“佐助,你怎么了?我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你是我重要的...”
“有多重要?”
“哎?”
“和你在木叶的那些同伴一样重要?那如果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叛逃了,你也会像追逐我一样去追逐他们吗?”
“我......”
鸣人发现自己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是鹿丸他们,自己会追逐他们三年吗?鸣人的心里有了答案。佐助和他们是不一样的,然而哪里不一样,鸣人却无法抓住关键。“佐助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不知道...佐助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奇怪!我说过吧!就是看到你痛苦我也会觉得很痛啊!”

“那鸣人”佐助突然俯下身“如果我这样做,你会觉得讨厌吗?”
感受到唇上温热的触感,鸣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的双眼,整个都僵住了。
一触即离的吻,佐助亲了亲鸣人的鼻尖,柔声问道:“会觉得讨厌吗?”
看着近在咫尺的棱角分明的脸,鸣人脸涨得通红,开始挣扎起来“佐助,你干什么啊,放开我!”
不给鸣人反抗的机会,佐助紧紧的将鸣人压在身下,掰过鸣人闪躲的脸“回答我,鸣人,你在逃避什么?”
似乎是对佐助强硬的态度表示不满,鸣人狠狠瞪着佐助,支吾了半天。

两人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僵持了良久。终于,鸣人移开了视线,别扭地说道:“你这样问很犯规哎,佐助。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讨厌你。”越说越小声,鸣人的脸已经变得和番茄一样红了。“而且,我们都是男的吧,做这种事....唔”
和刚刚浅浅的吻不同,佐助这次狠狠堵住鸣人一直絮絮叨叨地嘴。

其实,在佐助第一次轻吻他的时候,鸣人就感到自己和佐助之间一直存在着的迷雾般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并不是不讨厌,而是很喜欢才对。很喜欢和佐助肌肤相亲的感觉。原来,自己对佐助,是喜欢。

在被吻的休克前,佐助放开了鸣人。
“我只想对你这么做,鸣人。”佐助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若有若无的气息缠绕在耳尖。鸣人被刺激地微微颤抖着。

看着鸣人带着水汽迷茫的蓝瞳,佐助忍不住又亲了亲,“你懂我的意思吗?鸣人。”

然而,正当鸣人准备回答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你们的晚饭买来了!”影分身鸣人举着手中的拉面,骄傲的说道。

宇智波佐助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烦躁的时刻!

【佐鸣】对TV原创怨念的产物

zz一样的TV组,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
佐助和鸣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699都没看就看了截图就气的要命
给我佐助安上莫须有的罪,然后还ooc我鸣宝,TV你原地爆炸吧!
应该还有后续,后续会甜!




木叶的某临时搭建的治疗帐篷中,昏睡了好几天的鸣人终于睁开了双眼。
“啊...痛痛痛,浑身都好痛啊...”鸣人有气无力的哀嚎着。意识在疼痛的催化下渐渐苏醒过来,鸣人看了看自己断了的右臂,皱成一团的脸却逐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还好,不是梦,佐助他真的回来了。”鸣人喃喃道。
这时,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小樱掀开帐篷,看到苏醒过来的鸣人急忙上前
“鸣人,你终于醒了!”
“小樱!哈哈,我没事。”鸣人笑了笑。尽管努力想要表现出健康的样子,脸色的苍白和全身的绷带都显示出他的虚弱。
“还没事!你都昏睡好多天了!查克拉用尽!右臂断裂严重失血!如果没有九尾的话就算有师父在也救不了你!”
“别生气,别生气啊小樱,我现在不是好好活着吗...”鸣人讪讪的笑着。
“我伤的的这么严重,佐助那家伙应该也差不多吧,他怎么样了?他在哪里啊?醒了吗?我想去看看他。”
似是没想到鸣人会提这么多问题,小樱有些微愣,接着有些吞吞吐吐地说:“佐助他,他状态挺好的,已经醒过来了。”
听着小樱的话,鸣人的眉头慢慢皱起,脸色变得十分严肃
“佐助他,出什么事了吗?”
“哎?没..没有啊”
“他...走了?”像是在等待什么审判一样,鸣人轻蹙着眉头,屏息地看着小樱。
“怎么会,佐助他回来了!没走!”看到鸣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慌张的安慰着,“佐助在木叶呢。”
“那发生什么事了?小樱,不要骗我。”鸣人一把抓住小樱的手腕,急切地催促着。
“是...是...佐助刚醒就被暗部带走了,好像是那些长老要给...要给佐助定罪,好像还要...还要把佐助关到牢里去”说着说着,小樱渐渐红了眼眶,“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佐助....”[作者的话:md,这个智障女人就知道哭!]
像是没看到小樱泛红的眼睛,鸣人怔楞地看着头顶的帐篷,问道:“现在,他,在哪?”
“在...临时的火影办公室...好多上忍都....”话还没说完,鸣人突然翻身而起,十分迅速的单手结印,从原地消失了。只留下小樱还傻站在原地。
 
 
临时火影办公室内,火影,长老,上忍一直到鹿丸这些木叶新生代都聚集在这里,使得本来挺大的办公室变得拥挤。
然而,本应该十分吵闹的办公室,现在却陷入一种诡异的静谧中。站在两边的人各个都紧绷着身体,互不妥协。而造成这一局面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风暴中心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彭——”地一声,一直没有反应的佐助诧异地盯着身后的那团白雾中显现的身影,随即微微皱起了眉。
还没等到白雾散去,鸣人就迫不及待的冲到佐助身边,待看到佐助的模样时,【作者:你们都知道是什么样吧,我不想形容】一瞬间暴涨的杀气令在场忍界精英都泛出冷汗。“是谁...为什么要把佐助弄成这个样子!!!!放开他!!”平时如天空般明亮的蓝眼此刻阴沉地看着两位长老。
卡卡西第一个从这些变故中缓过神来,急忙喊道:“鸣人,你冷静点!”
然而,鸣人此刻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他睁着通红的双眼瞪着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一瞬间竟变成了九尾模式。
“卡卡西!快给佐助解开封印!”
“纲手!你!”
“在场的只有佐助能控制住九尾!难道你想死在这里吗?!”纲手愤怒地站起身,怒吼道。两位长老被这句话堵得无法反驳,只好站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卡卡西解开封印。
 
“吊车尾的,看着我,我没事的。”佐助将手移到鸣人的后脑勺,轻轻带向自己。
从额头上传来的温度渐渐让鸣人冷静下来,近在咫尺的黑瞳带着安抚的意味。冷静下来的鸣人突然意识到额头相抵的动作有些过于亲密,开始微微挣扎起来。
 
见鸣人退出九尾模式,两位长老刚刚服软的态度又强硬起来。“就算现在木叶只有宇智波能够压制九尾,就算他最后解除了无限月读,他以前犯下的罪也无法一笔勾销!”
“以前犯下的罪?你说的是你们命令宇智波鼬屠杀全族这个罪吗?!”鸣人慢慢转身,用无比冰冷的口气质问。
这句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上忍都震惊了。毕竟,宇智波灭族的真相,只有当时参与的少数高层知道。
“我拼了命把佐助带回来,不是为了把他送入另一个囚笼里!!!”鸣人全身颤抖着,本就没有痊愈的身体再加上激烈的情绪使他眼前阵阵发黑,却还是倔强的咬着嘴唇站在佐助身边。
看着鸣人逞强的样子,纲手叹了口气,命令道:“卡卡西,你把他们两个带到隔壁的房间吧。”“纲手奶奶!我!”“行了!鸣人!你难道不相信我,不相信你的同伴吗?这件事交给我们,你和佐助暂时先去隔壁吧!”
不等其他人反驳,卡卡西带着两人离开了办公室。
刚一出门,鸣人突然向前倒去。时刻关注着他的佐助立即伸手抱住,担忧地看着怀里呼吸急促的鸣人。“鸣人!鸣人!呼吸啊白痴!!”【佐助看了鸣人的记忆,肯定知道鸣人有过呼吸症】
 
鸣人陷入黑暗中的最后一幕就是纲手从门内冲出来的身影...
 
 
 
 
 

 

【佐鸣】最懂你的人是我

1.原著向,背景设定在四战结束一年后。佐助出去旅游。
2.第一次写文,写不好别打我···看不下去别勉强
3.作为一个肉食主义者,这是一篇清水文...
4.应该是没什么雷点
5.这里的佐助是从中二时期转到成熟时期的性格,别扭+温柔,对鸣人肯定稍稍坦率些,因为已经知道对鸣人是什么感情啦~要是觉得ooc也不要勉强!
 
 
 
 
      “呼——好累啊!”鸣人边打开家门边叹息道。刚完成了一个长期的S级任务,他的脸上写满了疲倦。“我回来了!”毫无意外的没有人回应,只是习惯性的说一声而已。突然想起来小樱好像在任务前跟自己嘱咐了什么,但是由于睡眠不足,现在脑子都昏昏沉沉的,“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吧。”鸣人一头栽到床上,连衣服都没换就陷入了沉睡。
  【这是....哪里...】鸣人茫然的环顾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那是什么?】远处,突然亮起一点微弱的蓝光,但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鸣人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个光前进,慢慢的,光变成了一团蓝色的疑似火焰的东西,【这种安心的感觉..这是...】
  “咚咚——咚咚——”敲门声将鸣人从梦境中拽出,睁开了迷蒙的双眼。“鸣人!!你回来了吗?在不在家?”小樱响亮声音透过门板传过来,鸣人立马清醒了。隐约记得任务前小樱和自己说了什么...但是现在还是记不起来..怎么办..肯定要被揍得很惨。
“来了!来了!”就算再怎么害怕还是得去开门,要是不开门自家的房子就保不住了吧...打开门的一瞬间,鸣人以为小樱会毫不犹豫的揍上来,然而却看到小樱笑嘻嘻的。
“鸣人,你回来的真是时候,快点收拾收拾,大家都在烤肉店等你呢!”
“哎?等我?”小樱一看鸣人那一脸愣住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说的话他完全忘记了!拳头已经捏的咯咯直响,但是今天是特殊的日子,要冷静!
“哎呀,问那么多干啥,去了就知道了,赶紧的!”说完,也不等鸣人反应就拉着鸣人走了。
  等进了烤肉店的包间,看到桌上摆着一个大蛋糕,鸣人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看着同期的伙伴们还有卡卡西老师,大和队长,伊鲁卡老师,甚至连纲手奶奶也来了。
“大家..”鸣人愣了一会,随即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蓝色的眼眸在黄色灯光的晕染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谢谢你们!”
“鸣人,上次你的生日是在战场上度过的,所以这一次,我们都要帮你好好补回来!”纲手走过来,拍了拍鸣人的肩膀说道。
不知不觉,四战结束已经过了一年了。鸣人环视在座的人群却没有找到那个自己最希望出现的身影。刚刚那个查克拉是错觉吗..不可抑制地,鸣人的眼睛透出一丝失望,但是随即又调整过来向大家走去。
  聚餐进行到中途,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了醉意,但是作为寿星的鸣人却是看起来最清醒的一个。
“我说鸣人啊!今天的聚会可是为你庆生,怎么你喝的最少啊!”牙端起酒杯,“我不管,反正这一杯,你得跟我干了!”看着牙一副自己不喝绝不放过自己的架势,鸣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不是我不喝啊!我这不是还没成年呢嘛!”
“哈?你都18岁了!差不了这几天好不好!”
“可是..妈妈叮嘱过...”鸣人小声嘟囔着。
“啊?你说什么?”“没啥啦,赶紧吃你的肉!”
猛地喝下一杯酒,感觉喉咙火辣辣地,这时,一杯水递到自己的面前,鸣人抬头一看,是鹿丸。“润润喉咙。”说完便坐在鸣人身边。
“果然是鹿丸最贴心了!”鸣人勾着鹿丸的肩嬉笑道。
“虽然很麻烦,但是今天毕竟是特殊日子,得特殊对待啊。”鹿丸看着鸣人,有点欲言又止“鸣人,我觉得....你今天是不是不怎么开心啊?”鸣人拿着水杯的手顿了一下“怎么会啊,鹿丸,你们一起帮我庆生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这是第一次大家聚的这么全,而且你们每一个人都送给我礼物。”鸣人看了一眼堆在墙边的礼物盒“我都很不好意思,怎么会不开心,你想太多了!”说着,又喝了一口水。
鹿丸看着鸣人的脸,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气:这家伙什么都写在脸上,骗骗那些神经大条的人还好,但是绝对无法瞒过自己的。其实他都明白,这一天不仅是鸣人出生的日子,也是他爸妈离开的日子,任谁都不能完全没心没肺的笑闹吧。“如果有什么...”鹿丸话还没说完,就被牙拉过去拼酒。再回头时,鸣人已经和小樱他们闹开了。
聚餐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和大家道别后,鸣人捧着一大堆礼物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因为不想回到那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
在路过一家超市时,一个孩子拿着冰棒从店里走出来,身后紧跟着一个成年人“都十月份了,还要吃冰棒,小心闹肚子!”“哎呀老师,不会的啦,我只是想吃了嘛!”
鸣人看着那个冰棒停住了脚步,脸上闪过怀念的神情,随后眸中的光又黯淡下去。掏出衣袋中的收纳卷轴,将礼物收起来后,鸣人抬脚向超市走去。
夜晚,放置慰灵碑的地方人烟稀少,透着一股诡异的静谧。此刻,却能听到冰棒融化在草地上闷闷的滴答声。
“好色仙人,爸爸妈妈,我来看你们了。今天我真的好开心,大家..我的同伴们还有老师们都给我庆生,他们买了好大的蛋糕,而且每个人都送给我礼物,我到现在还没拆开看呢”鸣人笑着挠了挠脸颊。
“这是我...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那么多人给我庆生,村民们好像也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回来的路上都祝我生日快乐!我真的...好开心”鸣人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因为太开心了,就喝了点酒,但是妈妈,我有谨记你说的话没有多喝啊,所以你放心好了!”
说到这里,鸣人拿着冰棒的手些微颤抖起来,清亮的蓝眼慢慢的泛起水光,鸣人抬手粗鲁的抹去却越抹越多。
“明明...应该是最开心的日子...为什么...而且...唔...我突然感受不到佐助的查克拉了,明明不管他在多远的地方,我都能感受到的,但是现在却什么也没了...那个混蛋!离开都快一年了都不回来一次!就算不回来也至少给点消息吧混蛋佐助!”
手上的冰棒已经完全化成水了,鸣人絮絮叨叨地说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白痴,你说话还是这么没有中心。”清冷的淡淡的熟悉的声音从鸣人身后不远处传来。
鸣人猛地回过头,就看到快一年不见的佐助站在自己身后。佐助整个裹在黑色的披风里,左侧的刘海变得长了些,轮回眼忽隐忽现。
他微皱着眉,望着鸣人那仿佛被水洗过的晶莹剔透的眼睛,缓慢抬起了手附上鸣人的脸,用食指轻柔的带去欲落的泪珠,叹了口气“白痴,都18岁了,怎么还哭。”
鸣人过了好几秒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立马窘迫的回过头去抬手擦掉眼泪,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没有警惕性,而且那么温柔的佐助...真的好帅...啊!呸呸呸,那个混蛋佐助怎么会有本大爷帅!都怪佐助做些奇怪的事!
佐助看着鸣人一会懊悔一会脸红一会恼怒的神态,十分不解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白痴看的这么重要,还特意大老远赶来给他庆生。不过看到鸣人一直翘着的嘴角,佐助轻笑一声心想:算了,谁让你是唯一呢。
突然听到笑声,鸣人惊讶地回头,瞪着通红的眼睛望着佐助,不可避免的又脸红了,“佐助..你..你笑什么啊!”鸣人的舌头就像突然转了个弯一样。
好险,差点就说你笑起来好帅了...鸣人摸了摸自己胸口,今天佐助真的好奇怪,自己也变得好奇怪!啊真是的!
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鸣人猛地抬头“佐助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查克拉了?!”“这种东西可以隐藏的吧,你不是感觉到我在靠近你了吗?”佐助淡淡的说。
“哎?啊!混蛋佐助!你偷听我说话!!!”鸣人的脸立马涨得通红,他全都听到了!!而佐助则微微挑眉道“变聪明了嘛,吊车尾的。”“都说了!不准喊我吊车尾了!”看着炸毛的鸣人,佐助又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
“喂你又笑什....”
“生日快乐,鸣人”
佐助独有的声线轻轻说出这句话,鸣人觉得,自己今天受到的惊喜已经让他本就不灵光的大脑彻底死机了。看着佐助在夜色下更加漆黑的眼睛,从中传递出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够明白的信息,好不容易压下的泪水又开始泛滥出来。“可恶!”不想让佐助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鸣人立马低下了头。
这时,佐助伸手穿过鸣人的肩膀绕到鸣人的后颈,待手放下时,鸣人脖子上多出了一条黑橙相间的细绳,中间挂着一个勾玉形状的白色吊饰,勾玉上似乎还有黑色的符号。鸣人捧起勾玉,看了好一会抬头询问佐助“这是什么?”
佐助有点不自在的看向一边,开口:“那个白色的是用你的牙齿做成的,黑色的符文是一个时空间忍术的术式,因为做这个需要点时间,所以...没赶得上。”                  
“我的牙齿?啊!你是说一年前终结之谷的时候!可是,怎么会还在?”鸣人一脸莫名的看着佐助。“是我之后去找的...白痴!问那么多干嘛!”鸣人看着佐助越来越红的耳朵,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赢了的感觉,所以根本没在意佐助又喊他白痴。
“那这个时空间忍术是干嘛的啊?”鸣人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听到鸣人问这个,佐助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认真,把鸣人弄得有点蒙“这个就类似于你爸爸的飞雷神之术,有了这个纹路我就可以立刻到你身边了。当然在你学会之后,也可以反过来使用。”
没给鸣人反应的机会,佐助轻轻的将鸣人抱进怀里,“所以,当你孤独的时候,想见我了,就来找我。”
佐助低沉的声音响在鸣人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起鸣人的发梢。紧贴的胸膛能够感受到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感受到佐助身上传递来的温度,嗅到佐助身上独有的清冷气息,鸣人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真的,好温暖...
伸出手环抱住佐助,鸣人将脸埋进佐助的肩窝,轻声说道:“谢谢你,佐助。”
一滴滚烫的泪,从佐助的衣领划入,感觉都要将自己的心烫伤了。佐助微微皱起了眉,眼中泛出心疼,理解似乎还有一丝压抑。像是不想暴露更多的情绪,佐助闭上了眼,紧了紧环抱的手臂,微微侧头,几不可察的吻了吻鸣人的鬓角。
鸣人,你什么时候才能.....